当前位置: 首页 > 写作素材

关于石家庄鹿泉曲寨村霸高东喜涉黑涉恶和严重

 1、2018年8月,曲寨村委换届选举期间,村霸高东喜操纵破坏基层选举。高东喜唆使侄子高建国和牛建文等人走家串户,采用软暴力手段明示或暗示威胁选民,只准选高东喜的女婿牛风刚等人,不准选对高东喜团伙不满的牛志敏、牛占军等人,操纵破坏了这次村委选举。许多村民摄于高东喜黑恶势力的淫威,害怕以后报复只好违心投了高东喜团伙的票。尽管如此,高东喜团伙因不得人心还是落选了。

  2、2015年12月,曲寨村委换届选举时,高东喜为继续竞得村委主任之职,便采用非法手段操纵破坏村委会选举。高东喜唆使其在曲寨集团下属几个公司担任经理的亲属,高建坤(高东喜之子,曲寨水泥厂经理);牛景晨(高东喜二女婿,曲寨热电厂经理);牛风林(高东喜大女婿之兄,曲寨集团东方工业公司经理),对各自公司的选民实行威胁恐吓手段,要求选民必投高东喜的票。高东喜、高建坤、牛景晨、牛风林一伙把这几个公司的职工选民违法分成若干小组,以小组为单位,同时进入投票站填写选票,并由小组中的一人负责对小组选民填写的选票进行监督,看看这些选民是否在选票上填写了高东喜名字。他们要求每个选民填写选票后,必须用手机对所填选票拍照,回厂后由他们检查,看这些选民是否投了高东喜的票。上述事实证明,高东喜、牛景晨、高建坤、牛风林黑恶团伙采用软暴力手段,对有隶属关系的选民实施心理强制,造成心理恐惧,而不能依法依规自主行使选举权。高东喜、牛景晨、高建坤、牛风林的上述行为构成以软暴力手段侵犯选民的自主选举权,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的涉黑涉恶违法犯罪,依法应予严惩。

  3、2018年8月,曲寨村选出了新一届两委班子,在这次基层换届选举中,由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大环境,高东喜黑恶势力在换届选举中尽管操纵破坏选举,还是以失败而告终。村霸高东喜因年龄限制未能竞得村委会主任之职,其大女婿牛风刚也落选失去村委员之职。于是村霸高东喜同其女婿牛风刚相互配合,多次聚众冲击村两委的会议现场,致使会议无法进行。他们指使一些人不服从新"两委"对村中和集团管理层人员的安排,到村"两委"办公室哄闹滋事,致使"两委"无法正常工作。村霸高东喜为了配合其大女婿牛风刚的哄闹滋事,在已不担任集团总经理职务的情况下,仍占据集团总经理办公室行使总经理的职权,同新村"两委"对着干,在其已不担任曲寨村主任、曲寨集团总经理职务的情况下,竟非法招集部分村"两委"成员和集团各企业经理进行管理人员分工,并以高东喜的名义签署相关文件。在光天化日之下实施把持基层政权的涉黑涉恶违法犯罪。

  在此期间,村霸高东喜指使曲寨水泥厂办公室主任牛少章,使用威胁手段聚众强行占领曲寨集团办公室,使用威胁手段赶走刚上任的集团办公室主任冯彦鹏。他们的违法行为严重扰乱了曲寨集团管理层的正常工作秩序。

  4、高东喜作为党员干部本应模范遵守国家法律,履行纳税义务,然而作为每年薪金100多万的曲寨集团总经理的高东喜,却千方百计逃避纳税义务,共计逃税金额高达300多万元,高东喜的这一犯罪事实,有集团的工资收入表可以证明。

  5、2012年至2014年期间,高东喜作为曲寨集团的总经理、曲寨村委会主任多次批准并亲自动用村集体公款亲自向有关国家机关,人民团体,有关单位和个人行贿,行贿数额高达760万元。2013年春节,中秋节期间,经高东喜批准,动用村集体公款向有关单位和人员送礼,行贿高达135万元。高东喜的这些犯罪事实,有当时村务公开的财政决算表证明。                             

  (二)高东喜严重违反党纪问题

  1、2015年12月,曲寨村委换届选举期间,高东喜为了继续竞选村主任之职,动用公款拉票贿选。高东喜未经村"两委"同意,私自决定动用村集体公款,以发放补贴为名,向村中副主任职级以下的本村有选举权的村民,每人发放一万元的补贴,以笼络选民人心。仅此贿选就动用村公款400多万元,数额巨大令人发指。在投票前夕,选民收到高东喜做主发给他们的补贴款,当然心知肚明,知道高东喜在这个时间点上发给他们补贴的真实意思是什么,所以许多领到补贴的选民,就奔这1万元补贴投了高东喜的票。

  2、高东喜在2015年和2018年的两次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唆使其黑 恶势力骨干高建坤、牛景晨、牛风林、高建国、牛建文等采用软暴力手段,有组织的拉票,非法监视选民投票,侵犯选民自主行使选举权,严重干扰破坏基层换届选举(详情见本举报材料,高东喜违法犯罪部分的第1、2条)。且在选举中实施公款贿选拉票违法违纪行为。

  3、2018年,高东喜黑恶势力在曲寨村委换届选举中失败,新"两委"班子产生后,高东喜恼羞成怒,在其已不担任村委主任和曲寨集团总经理职务的情况下,违反法律规定,和曲寨集团的规章制度,私自召集部分村两委成员和曲寨集团各企业经理开会,决定对曲寨集团各企业经理及其管理人员的任职安排,高东喜亲自在相关文件上签字。

  4、2011年高东喜的大女婿牛风刚在曲寨集团上班仅194天,旷工171天,按集团规定旷工不发工资,按法律规定长期旷工期间不发薪酬。可是高东喜利用手中职权批准,为牛风刚,发放全年满勤工资78万元,比应发工资多发30多万元。

  5、2012年,经高东喜批准,曲寨村动用公款支付党员代表海南旅游费用高达94.47万元。

推荐专题: